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唐山:从痛苦记忆到快乐发展
2010-07-28 11:48:52 来源: 燕赵都市网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599次 评论:0

    冯小刚《唐山大地震》在唐山首映,三十四年前的痛苦,焕发今日的创新,唐山改变“拼资源、拼消耗、高耗能、高污染”发展模式,建立“高效、和谐、健康、可持续发展”的人类聚居环境。

  巨片《唐山大地震》七月十二日在河北唐山体育中心举行全球万人首映礼,影片真实还原三十四年前地动山摇的灾难瞬间,那段不堪回首的悲情故事至今还不断催落唐山人的泪水,为那段不能忘却的记忆哭肿了双眼。现场有唐山观众告诉记者:“看了这部电影,我相信每个中国人都会流泪……那一刻我觉得又回到了那个永远让唐山人难忘的夜晚。”整整三十四年,大地震似乎成为唐山一直挥之不去的代名词,提到唐山就令人想到震惊中外的那一场灾难,一座曾经被地震夷为平地的工业城。

  不过,唐山没有停留在废墟和悲痛之中,影片展现了唐山经历了上世纪八十年代、九十年代,直到今天的重建、振兴、快速发展的真实,一座现代化城市又重新屹立在渤海之滨、冀东大地。重塑的唐山,不再是百年工业城的简单复制,按照唐山市委书记赵勇的构想,要把传统资源性城市,转变为滨海生态城市。唐山市长陈国鹰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表示,唐山要按照生态学原则建立起社会、经济、自然协调发展的新型社会关系,按照生态学原理进行城市设计,建立高效、和谐、健康、可持续发展的人类聚居环境。唐山这座老工业城市,为自己设定了一个崭新的城市发展理念,一个新型的城市发展模式,一张城市的新名片。

  传统唐山,给外界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地震、钢铁、煤都、污染。大地震后,有限的国力仅给唐山拨款十九点五亿元人民币(约三亿美元),外加十年企业税收返还,虽然促进了唐山传统钢铁产业的发展,“一钢独大”却带来了经济、自然、社会发展的不协调。零六年底,河北省委宣传部长赵勇调任唐山市委书记,大量的调研以后指出,伴随唐山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,明显地感到资源支撑难以为继、生态环境难以为继、经济持续增长难以为继以及改善民生难以为继四个方面的压力。陈国鹰说,唐山历届领导对于“拼资源、拼消耗、高耗能、高污染”这条路绝对是走不下去有着一致的认识,唐山转型不可逆转。

  转型就从改变环境开始。百多年的煤矿开采和工业生产给唐山留下了秃山、臭河、采沉区、矸石山、粉煤灰等五大公害。赵勇刚到唐山时乘出租车,要去唐山最差的地方,结果,三辆出租车都把他拉到南湖。靠近市区,占地几十平方公里的南湖是采煤沉陷区,这里垃圾遍地、污水横流、臭气熏天。这里以前叫“南大洼”,是垃圾、工业废料的堆积场和周边生活污水的排放地,市民形容:“这里什么都不生,就生苍蝇。”  

  打造南湖生态城

  新一届政府下决心改造南湖,提出“打造南湖生态城”的构想。二零零八年一月,采煤沉陷区生态修复工程拉开序幕。一年多的时间,清走了八百万立方米粉煤灰、八百万立方米垃圾、三百五十万立方米煤矸石,又让五十米高的垃圾山变成绿意婆娑的“凤凰台”,十五点七公里长的环湖路将南湖连成一体。形成三十平方公里的生态园,十二平方公里的水面,有七汪水连缀而成。座落在唐山市中心的中国最大生态公园,草木葱茏,碧波荡漾,雀鸟飞翔,鱼儿戏水,重现生机。南湖生态治理案因此列入上海世博会“城市最佳实践区”,并先后获得“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”、联合国“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奖”等。

  唐山依托一座生态公园再造了一个新城区。陈国鹰说,生态环境变善了,周边大量可开发却废弃的土地盘活了。据悉,这里蕴含一千一百亿元的土地增值潜力。陈国鹰表示,唐山生态改造的经验提示,“没有好的城市环境就只能发展傻大黑粗,现代城市不仅是解决移居问题,更多的是要考虑这个城市未来战略新型产业发展”。

  唐山依托一个生态概念再造一个新唐山。面对资源、环境压力,唐山以壮士断腕般气魄,持续三年开展节能减排行动,借助北京奥运的强势整顿,对钢铁、煤炭、水等十大重点领域的四千五百多家企业进行整治,关停一千五百多家高能耗、高污染企业。净化环境使唐山去年二级以上的好天气达三百二十九天,陈国鹰很自豪地说:“大晴天,唐山晚上都能数星星。”

  在生态理念的引导下,虽然钢铁仍是唐山的支柱产业,但陈国鹰说,把唐山出产的钢材一半就地消化是唐山的目标,适合这个城市环境的新型产业已经形成,五六种大规模整装制造业在唐山取得明显成效。在调整传统产业的基础上,一批新产业应运而生,风力发电、海水淡化、太阳能电池、电动汽车、激光电视、无人驾驶飞机、无人驾驶汽车等项目相继落户,并形成产业链。去年,唐山经济总量达到三千七百八十亿人民币,全国城市排名第十八,地级市排名第四位。

  生态是平衡、是和谐。地震破坏了生态,唐山政府则要重新捡拾起和谐。为解决民生,缓和社会矛盾,零七年,唐山缓建大剧院,集中财力解决老百姓住房问题,拉开市区震后危旧平房改造大幕。目前唐山人均住房面积十八平方米,高于全国大中城市水平;人均公共绿地十一点三四平方米。为了接受唐山人民的督促和检验,唐山首创“科学发展指标体系”、“幸福指数考核指标”,用赵勇的话说:“一切为了民众的幸福指数成为唐山市委市政府的执政理念。”

  落实城乡等值化

  城乡差别,源于城乡生态的破坏,是城乡社会的失衡。缘于对一百五十三万农户的一项调查,唐山提出了城乡等值化概念。调查显示,尽管农民对生活的要求不一,但他们的愿望和期盼,归根结底是追求城里人一样的生活。陈国鹰表示:“城乡等值化就要让农民购买力水平、公共服务水平、社会保障水平、生活便利程度、综合素质与城里人大体相等。”陈国鹰介绍,唐山农民已连续三年纯收入增长一成三;家家有一坡屋顶、一堵隔熱墙、一个太阳能、一个吊炕、一个秸秆气化、一个沼气池和水沖厕所的“六个一”模式全面展开;农民工进城落户、进城就业、子女就读、进城公共交通、进城就医报销“五个障碍”基本消险,越来越多的农民享受到和城里人相同或相近的生活质量。

  生态城市中的“生态”已不再是单纯生物学的含义,而是综合的、整体的概念,蕴涵社会、经济、自然的复合内容,远远超出了过去所讲的纯自然生态,而已成为自然、经济、文化、政治的载体。

  兴建中的唐山曹妃甸国际生态城,提出以循环经济为先导,以建设生态文明为目标,列出一百四十一项生态城市指标,探索建设能达到以人为本、资源节约、绿色建筑、城市安全、循环经济、绿色交通、可再生能源、文明生活方式、融合的文化、公用设施高效等要求的城市。陈国鹰强调,这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中国城市化道路的未来之城。

上一篇《巫妖王之怒》最快8月中下旬开服 下一篇没有了

图片主题

推荐文章

广告位